青春期孩子,叛逆的到底是什么?

上传单位:管理员发布日期: 2019-11-04 阅读:2080字号:[   ]

孩子到了青春期,最让父母苦恼的就是“青春期的叛逆”,很多父母对此束手无策。


先听我讲一个故事。

有一个初三的孩子,父母都是老师,据妈妈描述:

孩子从初二下半学期开始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她说什么孩子也不听,而且经常作对。初二第二学期末考试,孩子成绩都没及格,此前,语数外都在100以上。

从初二那个暑假开始,孩子就拒绝上一切课外辅导班。马上初三了,妈妈非常焦虑,但毫无办法。那个暑假,孩子在家窝了两个月,动不动就和父母发生口角。

上初三后,孩子成绩不断下滑,而且开始抽烟,还和社会上一些“不三不四”的人混到一块儿。有一次和学校同学打架,差一点被老师开除。这期间,因为父母说了几句,孩子便离家出走,一夜未归。从那以后,妈妈跟孩子说话就变得异常小心,爸爸则压根不敢跟孩子正面沟通,有什么事都是委托妈妈去和孩子交涉。

妈妈在给我讲述她和孩子相处的过程时,提到一个细节——“在初二之前,孩子晚上回家后经常坐在沙发和她一起看电视,有的时候还躺在她怀里让她剪指甲”。但从初二下学期开始,孩子回家吃晚饭就直接进他自己的房子,而且妈妈问什么也不愿意说。

当时,我还在做中学课外辅导机构。妈妈想把孩子送到我这儿来上晚自习,经过多次协商,孩子终于同意了。

但是,从那以后,我们老师的噩梦来了,几乎我们机构的每个老师都接听过这位妈妈的电话——不论是晚上11点,还是早上7点。而且每一次打电话,妈妈似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
每天晚上8点,她都会准时给我发微信:询问孩子是否到了,同时还要向我了解孩子看起来是否高兴。每天晚上孩子回家后,她也要给我发微信,叙说孩子的情况。她经常偷偷的翻孩子的书包,有一次从孩子书包里翻出来一盒烟,她非常焦虑,当天晚上就给我打电话,并预约了第二天早上十点的咨询。第二天见面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“牟老师,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没睡,今天早上7点我就到你们楼下了……”

而且,他每次跟我交流的时候,他总是问很多关于孩子的事情,可以说事无巨细。给我的感觉是,她似乎想知道关于孩子的一切事情,同时她也试图通过我们老师控制、管理孩子。

就这样,大概过了半个月,我实在受不了,因为我被严重干扰和控制,每一次这位妈妈给我打电话,我都有一种紧张感。这个时候,我才确定,孩子没什么问题,都是妈妈的问题。

我可以肯定地说,孩子做出的那些在父母看来很出格的事——抽烟,打架,离家出走等等,这都是父母逼出来的。

我曾多次建议妈妈去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,但妈妈从未听取过我的建议。后来,孩子彻底不想上学了,听说家庭出现了很大危机……

从这个故事中,我感觉到了妈妈对孩子有一种极强的控制欲,她一点都不愿意放手。这个案例让我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:

倘若你面前有一只小猫,这只猫做什么你都觉得不顺眼,你都想干涉。它想跳到桌子上,你阻止了;它想咬桌子腿,你阻止了;它想跑到你怀里,你阻止了;它想离开你的视线,你阻止了;它实在没办法了,就待在原地不动,可是你还是阻止了,你不允许它不动……你猜,这只猫会怎么样?我想,它一定会疯掉。 

妈妈似乎很怀念“初二之前,孩子依偎着她并且躺在她怀里”的感觉。但妈妈不知道的是,她很怀念的这种感觉对一个青春期男孩儿来讲,是一种病态的感觉。与其说是孩子离不开妈妈,还不如说是妈妈离不开孩子,不想让孩子长大。

孩子逐渐长大成人,对任何父母来说,都有一种焦虑和压力,因为父母会有一种被孩子抛弃的感觉。但作为一个懂得爱孩子的父母,就必须克服焦虑,且允许孩子有一点点“忘恩负义”,只有这样,孩子才能像长大的雄鹰一样搏击苍穹,才能真正获得一种“天高任我飞,海阔任我游”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可以助推孩子成长成人。

正如有人所说:“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,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。”

青春期孩子的叛逆,叛逆的到底是什么?

叛逆,并不是孩子要反叛社会和父母,没有任何一个孩子想这样做。青春期孩子真正叛逆的,是成人对他们“不尊重”、“控制”、“还当孩子看”等的糟糕态度。这种态度让他们觉得自己低人一等,让他们感觉到自我的发展受到威胁,让他们觉得没有被尊重。成人的态度和他们对自己形成的“成人感”形成了巨大冲突。所以,他们要反抗。

换句话说,如果成人以平等的姿态对待青春期孩子,允许他们为自己负责,允许他们为自己做主,并且能试着理解他们处在“准成人”的这种艰难和尴尬境地,进而积极参与到他们长大成人的这个过程中来。那么,没有那个青春期的孩子想要叛逆。

尽管有的时候他们依然会表现出了成人眼中的“叛逆”行为,那也不过是他们努力适应这个阶段的正常行为。

因为,每个青春期的孩子,都必须完成“自我同一性”这个任务,即对自己以及自己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有一个清晰的认识。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处于一种自我混乱的状态,这种混乱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,是成长的必经阶段。

他们的叛逆,比如顶撞父母,留长发,打耳钉,不穿校服,抽烟,加入一个小团体等等,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“确立我是谁”。

每个孩子,都必须在青春期这个混流般的生命历程中找到自我,都必须在大千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,只有这样,才能成人。

当我们遇到那些青春期自我陷入混乱(很多时候,我不想使用叛逆去形容青春期的孩子,我觉得“自我混乱”更中性、更恰当些)的孩子的时候,我们应当多一些同情和理解,多一些帮助和引导,多一些共同参与和创造,而不是一味地焦虑、打压甚至控制。后者只能让自我已经陷入混乱的青春期孩子更混乱、更叛逆。